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 -> 超级U盘 -> 超级U盘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1062章 蜜蜂森林

第1062章 蜜蜂森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六月五日,岛城,动漫产业园。

    小雨方停的午后,天色还有些阴沉,也有些冷。

    收好雨伞挂在架子上,王山抬起头看向前台,“美女,有我的快递没?”

    新来的女接待抬起头来看着他,很快就认出某人醒目的大脑袋,在心里完成“大脑袋→王大头→王山主编”的身份认证,于是连忙答道:“王主编你等下,我帮你看看。”

    在面前的电脑上操作一番,她抬起头来说道:“有两份邮件还有小周哥的明信片,要现在取么?”

    老王点点头,“都给我吧,谢啦!”

    “不客气!”女孩起身站起,弯腰从旁边柜子里拿出两个长方形盒子还有一张卡片放到台面上,“就是这些了。”

    低头看看,确认都是寄给自己的,老王笑着扬了扬手里的物件,“谢啦妹子,回头请你和咖啡!”

    “应该的,”妹子甜笑回应,接着指指明信片,“回头送我张明信片就行。”

    “没问题,”王山爽快答应,“这个你要不?要的话等我拍完照拿给你!”

    因为高温袭击北半球,蜜蜂游戏不得不提前启动“中意玩家丝路行”活动,试图避开更加酷热的7月份。周林他们刚刚完成第一轮疫苗补种以及风俗培训,还在忙着储备体能,就不得不匆忙上路,此时车队已经开出国境进入哈萨克斯坦境内,这张明信片便是他从当地城市塔拉兹寄回的。

    飘着稀疏白云的蓝天明亮刺眼,远处是连绵起伏不见首尾的庞大山脉,画面正中是一大片红色石堆,依稀可以看到人工堆叠的痕迹,却是著名的阿克雅达斯古城遗址。

    这样的图景显然不符合大多数妹子的审美趣味,前台妹子果然摇头拒绝,“这个不行,我要月牙泉那张,要不飞天也可以。”

    老王点点头,“也行,不过都没有盖邮戳,你要不?”

    “啊,怎么会这样?”

    “写寄语、盖邮戳的每回就那么一两张,都是刚到手就被人抢走,就给我留了一堆量大管饱的空白明信片。”

    因为电子邮件和即时通讯的日渐普及,普通信件和明信片已经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很多人隔三差五收快递却很少和邮递员打交道。不过正所谓物以稀为贵,市场的整体衰落反倒让特色明信片突显出来,印有当地风景的明信片便很受情怀人士的欢迎,要是盖着收寄两边的邮戳,并且日期还比较特殊,那就更好啦!

    之家虽然是科技媒体,小编当中也有那么几个文青和伪文青,得知周林要到西亚去,早早便和他打招呼,预定沿途的风景明信片。

    周林自然满口答应,每隔几天就寄回来一份邮包,里面装着一叠叠沿途购买的明信片。而盖有邮戳的明信片则落在后面,数量也只有一两张,这玩意价格贵、走得慢,还容易丢,能到一两张已经很不错了。

    “其实这张也还不错,蛮有纪念意义的,”王山卖力推销说道:“1222年,丘处机曾经到过这片遗迹,留下了迄今最早的历史记录。修建这座古城的是阿拉伯帝国‘白衣大食’的将军,城还没有修好国家就发生了叛乱被推翻了。取而代之的‘黑衣大食’后来在附近和我大唐狠狠干了一架,也就是鼎鼎大名的怛罗斯之战,中原文明和阿拉伯文明第一次剧烈碰撞,结果两败俱伤各自走向衰退。”

    他说得很是兴奋,可对面的姑娘却眼神无光、转起了小圈圈,显然对这些一千多年前的往事没什么兴趣。

    注意到这一点,老王心中哀叹连连,不得不止住话题,“那就这样吧,下回要是看到满意的,你就提前给我打招呼,我好给你留着。”

    “哦!”前台妹子终于恢复了一点精神,张口应声。

    不过这个结果还是让她有些不开森,小声吐槽起了远在万里之外的周林,“小周哥也真是的,多寄几张不行么?”

    想了想,老王趴在前台小声道,“你要是真新想要漂亮明信片,可以给周林发邮件提前联系,让他多买几张直接寄给你,这样就不怕别人抢了。”

    丢下这话,他便起身离开,拿着自己的东西走进了大办公室。

    走进自己的格子间坐下,把那张古城遗址明信片放在一边,王山这才有功夫打量另外两只包裹。

    上面那个来自深镇一家不太出名的手机公司,他们在上周推出旗下首款小蜜蜂手机,这个长条形盒子里装得应该是专门寄来的媒体测评机。

    取下盒子先放一边,老王看向下面的扁盒子,发现寄件方是位于京城中关村的绿野林业,盒子上还有“定时达”的印戳,却是提前寄出等到今天上午再集中投递。

    王山当然知道这家企业,不过还是微微有些疑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给自己寄东西。

    绿野是蜜蜂控股全资子公司,其在蜜蜂体系内的地位颇为特殊,因为它最主要的业务就是买树、种树,替蜜蜂集团还“树债”。

    四年前的植树节,马竞代表蜜蜂提出“大树计划”,宣称“每售出一台硬件产品,蜜蜂就替消费者种下一棵树”。后来因为数据线、转接头销量爆炸,他们不得不提高活动门槛,把毛利润太低的产品排除在外,但整个计划始终没有取消,每当植树季节到来,蜜蜂都有大规模植树行动。

    后来,似乎是发现老实种树效率太低,蜜蜂开始转向收购成材和半成材的人工林,为此专门成立了绿野林业这家公司,总部出人意料地放在了燕京中关村,也是让人哭笑不得——蜜蜂把网络、游戏、电子等高科技业务放在鹭岛,却将森林业务塞到中关村科技园,着实有些让人看不懂。

    当然,蜜蜂也是有解释的,按照他们的说法,绿野林业是一家网络化的林业企业,试图利用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等高新技术改造传统农业,将公司放在人才济济的中关村,有助于获取第一手的智力资源。

    心里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王山手上也没停下,用美工刀划开封口胶带,接着拨开充气的缓冲袋,他从纸箱里取出一束淡青色的竹简。

    “有意思!”

    奇特而复古的竹简让老王会心一笑,伸手扯开捆扎在外的丝带,他把竹简铺展在桌面上,低头看着上面的文字。

    还好,正文并非逼格党最爱的小篆,而是平直好认的汉隶,竖排的文字稍微有些影响阅读。

    文字不多,意思也很简单,这是一封绿野林业和蜜蜂消费电子事业群联合发送的邀请函,双方诚挚邀请收到信函的嘉宾在下午三点准时参加他们的“蜜蜂森林行动”线上发布会,用蜜蜂扫码工具扫描文末印章即可进入。

    而他们之所以挑在今天举办发布会,还特地用“定时达”控制邀请函到达的时间,乃是因为6月5日是联合国确定的世界环境日,下周则是国家规定的全国节能宣传周,放在今天能够取得更好的环保宣传效果。

    “有意思!”老王摇摇头,重复着刚才说过的话。

    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距离三点还有大半个小时,他将竹简重新卷起捆好塞进纸盒,拿起手机拍了一组伪开箱照片,然后打开主编后台,新建文章,敲下标题:这一天,马竞终于想起了他欠下的债。

    身为一个媒体人,老王认为标题党并没有罪过,只要言之有物、能提供符合用户预期的内容,他们并不会说什么。真正让标题党臭大街的是诸如“插了一夜差点出人命——忘拔充电器导致起火”这种生搬硬凑的类型。而这个标题在他看来,显然是贴切的,绿野林业之所以成立,不就是为了还“大树计划”造成的“树债”嘛。

    为了推广无现金交易顺便发展社交业务,支付包联合公益组织搞了个“蚂蚁森林”项目,用户通过多种途径获取虚拟的绿色能量,积累到到一定数量就能申请“种树”,由合作的环保组织在特定区域种树。因为阿里在媒体领域的深厚影响力,“蚂蚁森林”后来居上,人气压过“蜜蜂大树”,毕竟后者最近没怎么宣传,不主动留意根本发现不了。而马竞在这时候拿出来“蜜蜂森林”,显然是终于想起来自己家的树貌似更多。

    文章发出去,又水了一篇《流浪地球票房突破15亿,国产科幻片崛起!》的文,时间总算到了15点。

    拿起手机扫描红色印章,手机上很快出现视频画面,童声版《植树歌》没唱几句,画面再次跳转,穿着翻领T恤和长裤的马竞出现其上。

    后者抬手致意,然后屏幕上顿时冒出一串串问候以及咒骂,比如“垃圾平台耗我钱财打折坑人血本无还垃圾游戏毁我青春颓我精神耗我钱财[恼火][恼火]!”弹幕。这些观众都是他和他的同行们在刚才半小时内召集来的,其中显然混了不少走错片场的蜜蜂游戏玩家。

    不过马竞并没有看到这些特殊的“日常问候”,他很快进入正题,给大家科普起了国内森林行业的现状以及绿野林业的发展情况。

    根据相关法律,矿藏、水流、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等自然资源都属国家所有,法律规定集体所有的除外。也就是说林地所有权属于国家或者村民/场工集体,私人只能用于林地使用权以及林木所有权,后者想要变现通常还需要采伐权。进入新世纪以来,经济林概念日渐火热,先后出现的“万里大林业”、“中森控股”两家名声大噪的骗子公司,就是通过刻意模糊树木生长周期以及采伐权来骗人的。

    前者在2005年邀请明星名人站台,鼓吹沙漠植树利国利己,很是坑了一批不明内情的民间投资者,相关清偿工作至今没有完成;后者有知名PE(私募股票基金)凯雷亚洲背书,渣打、瑞银及毕马威等投行作保,在2009年登陆港股,因为号称“第一林业公司”、“年净利润1000%”并且大手笔收购林权,其一度被市场看好股价节节走高。然而等到11年,中森控股连续爆出CEO大笔减持、账目不合规、林木没有采伐权、林权面积不符等负面事件,股价迅速陨落然后停牌至今,坑了一堆国内外投资者。

    当然,除了这些炒作人工经济林概念的骗子公司,真正进入林业生产当中的民间资本也有不少,他们花钱租地、雇人种树,等到树木长成却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及时获取采伐指标,名下树木无法砍伐获利,违规私砍还会触犯刑法,在破产和坐牢之间,众多林场老板只得急忙出让手中林权。

    因为市场遇冷、出让甚急,这些林权的转让价格普遍不高,当时马竞夫妇正手握大笔现金不知道怎么花,便通过佳境农牧大量扫货,将市场上那些手续清楚、流转较易的林权统统收入囊中,当了一次“绿色接盘侠”。

    后来,蜜蜂网络被绿色和平组织批评使用不清洁能源,马竞通过左手倒右手,把手上完成林业碳汇认证的林地转让给绿野林业,后者再将碳汇配额低价卖给蜜蜂网络,成功帮助后者实现碳中和目标。

    明面上,马竞选择在今天招开发布会,主要是为了宣布绿野林业和蜜蜂CEG(消费电子事业群)达成合作,前者将向后者出售碳汇配额以及PEFC(森林认证体系)认证的环保纸张,以期帮助后者在环保上走的更远。

    但在王山看来,他这么做却是别有深意,这从他接下来隆重介绍的“蜜蜂森林”就能看出来。

    马竞这时候高调打出“蜜蜂森林”,看起来是为了和另一位马老板叫板,实际上却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除了能量单位不一样以外,蜜蜂森林的能量获取也比较奇特,除了使用在线支付和绿色出行以外,用户还能够通过使用低碳电子产品、使用低碳应用和游戏来获取能量,显然比较费电的安卓应用和手机、x86架构的PC/Xbox/PS游戏机,以及删除率居高不下的某些手游,都是他针对的目标。

    (本章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