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 -> 古武兵王在都市 -> 古武兵王在都市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1604章 离去

第1604章 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心境突破要比寻常的修为突破慢一些,但是与从古武者突破到修士比起来,速度却要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在冷锋和冷幽若开始突破后不久,他二人便双双睁开了双眼。

    此时他们也是明白,之前在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们却还不知道,他们之所以能有如此突破,都是苏北在暗中刻意引到所致。

    因为之前一年时间里,苏北常常对他们讲述修炼上他们这些小势力根本不知晓的一些问题。所以此时,冷锋和冷幽若二人也是明白自己二人终于有了问鼎强者的资格。

    此时冷锋和冷幽若的心里,都是说不出的欢喜。但是当他们注意到还在突破之中的黄烨,又尽皆双双有些无奈。与黄烨的突破相比,他们二人的突破就显得有些无足轻重了。

    怪不得他们两个不郁闷,估计无论是谁来见了苏北和黄烨,都会产生这种郁闷的心态。人比人还真是气死人,他们都已经足够优秀了,奈何又见过苏北和黄烨这两个逆天的妖孽。

    不过冷锋和冷幽若心境才刚提升,他们可绝对不会因此就气馁,觉得自己不如别人。他们心中相信,终有一天,黄烨和苏北可以做到的,他们兄妹二人也一定能。

    不过对于苏北和黄烨,冷锋和冷幽若心中还是十分感激的。若没有苏北的引到,黄烨的突破,他们两个人的心境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有此突破。

    或者说,若不是苏北告诉他们这些隐秘。可能他们永远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即便他们在心境上面有所提升,也是绝对无法抓住机会一举突破。

    所以说,此时在冷锋和冷幽若兄妹二人的心里,对苏北和黄烨的感激不可谓不重。只是当冷幽若的眼光看向黄烨,刚才因为突破有些欣喜的面容,再一次冷了下来。

    看到冷锋和冷幽若相继突破,苏北脸上也是缓缓露出了一丝微笑。原本他就是打算在这个时候离开的,不过冷锋和冷幽若的突破,稍稍有些打乱了他的计划。

    只是还好,虽然有些超出苏北的计划,但事情还并没有脱离掌控。之前苏北暂时忍着没有离去,是因为实在放心不下这里的黄烨还有冷锋他们。

    现在冷锋和冷幽若相继突破成功,尽皆从入定当中清醒过来,苏北也终于不用再担心了。按照他们这一行人的实力,虽然修为都不过侯级初阶和中阶的层次。

    但是即便碰到侯级高阶,都是绝对有着一战之力。再加上还有冷图这个货真价实的侯级高阶在坐镇,恐怕就是侯级巅峰来了,都不一定能够将他们怎么样。

    如此一来,王级不出,恐怕他们这一行人还真难以遇到什么太大的危机。可是王级高手又哪是那么容易见到的,所以对于他们,苏北也算彻底放心下来。

    自此,苏北心中微微一叹。同时眼睛也再次扫过场中的黄烨,还有不远处并肩站在一起的冷锋和冷幽若兄妹。心中对自己说道:“该离开了!去迎接我的挑战!”

    这么想着,苏北身上不由散发出了一丝冲天的豪气。可以与整片神墟大陆上凶名赫赫鬼族和妖族对上而没有惧色,苏北散发出这般豪气也并没有什么不对。

    不过很快的,苏北便将这一丝气息收敛了起来。不过在他身边的冷图,却是清清楚楚地感应到了苏北这顾气息的变化,当即转身看向苏北。

    而苏北也是微微转身,面带微笑地对着冷图开口说道:“冷伯父,既然冷锋与冷幽若都醒了过来,那么黄烨还劳烦你们照顾一下。”

    说着苏北对着冷图抬手作了一揖,同时也俯下身对着他行了一礼:“我还有些私事,暂时离开一下,过一会儿就回来。”

    冷图看着苏北的眼睛,听他说完这一席话后便顿时露出一丝笑意:“怎么,打算现在就离开了?”冷图转生看向前方的冷锋和冷幽若,对着苏北缓缓开口。

    听到冷图的话,苏北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不过随即便露出一丝苦笑:“看来是瞒不过伯父了。”苏北对着冷图苦笑着道。

    “呵呵!你能叫我一声伯父,我自然是不会将你当作外人。至于黄烨小友,他对我家幽若的心思可是人人都看到了,对他我更加不会当作外人。”

    冷图没有回答苏北的话,相反却说出了这样一番话。可是听在苏北的耳中,却是已经绝对足够了。对于他而言,冷图这话就是在向苏北说明一个问题。

    那就是无论如何,冷图都会将苏北和黄烨都已经当作冷家之人。对待自己的家族中人,苏北知道冷图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们出什么意外。

    不知道为何,当苏北听到冷图此番话,心中顿时流过一抹感动。从小苏北就没有亲人,直到苏霸的出现,苏北才知道自己也是有根有家族的。

    但是直到目前为止,整个偌大的血族,苏北也只见过自己的爷爷苏霸而已。至于其他的血族之人,苏北与他们却是依旧未曾有过什么接触,所以自然谈不上什么感情。

    苏北来到神墟大陆之后,不过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却有足足一年的时间,与冷锋他们在一起。此时冷图说出如此一番话,自然让苏北瞬间觉得冷家就仿若自己的家族一般。

    似是察觉到了苏北的变化,冷图的脸上也再次露出一抹笑容:“呵呵,别急着感动。你要知道老头子我也是看到你们的潜力,所以这才厚着脸皮将你们拉上我冷家的贼船。”

    听到冷图的话,苏北也顿时笑了起来:“伯父肯如此坦诚,即便是另有目的,我苏北也认了。而且,从今天起,冷家就是我苏北的家,只要我不死,就没有人可以欺负到我们头上。”

    对于苏北此话,冷图倒是并未有任何表示。通过这一年的相处,他明白苏北的为人。即便今天他没有说出此话,凭他与冷锋的交情,冷家若是有难,他就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不过冷图略微沉吟,便再次转过身看向苏北,同时一脸郑重地对苏北说道:“从我们认识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你绝非池中物。总有一天,你会离开我们,回到属于你的广阔天空。”

    说着,冷图再次与苏北的双眼对视在一起:“这一年多的时间,我能明显感受到你对锋儿和幽若的帮助。算上之前你与黄烨危急时刻出手,我冷图欠你一声谢谢!”

    说着冷图便退后一步,对着苏北缓缓弯下了腰。苏北见状,自然不肯受,连忙搀扶冷图的胳膊,但是却被冷图抓住了苏北伸出的双手。

    “苏北,这一声谢谢与冷家和我冷图没有任何关系。这是我代我死去的大哥对你道谢,谢谢你救了锋儿和幽若,谢谢你引领他们走向一片更加狂阔的天地。”

    冷图说完,继续缓缓弯腰。而这一次,苏北并没有拦着他。因为苏北明白冷图的心意,冷图虽然说是代替冷锋的父亲,但其实,这一礼,也是代替了整个冷家。

    只是苏北已经自称是冷家之人,若是如此说来,岂不是拿苏北当作外人了。所以冷图只能如此,而苏北也完全明白冷图的心意,所以他也只能受下冷图这一礼。

    一礼过后,冷图缓缓直起了身子。此时刚才的一幕,已经被不远处的冷锋和冷幽若看到了。他们这才发现这边的情况有些不对,于是便动身向这里走来。

    而冷图却是对苏北开口道:“好了,苏北,今后无论有什么事,无论你在天涯海角。只要需要我帮忙,只需要传来一个口信。就是刀山火海,老头子我也为你闯上一闯。”

    苏北看着冷图,不过他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很多东西,是不需要用语言来表达的。他相信冷图知晓自己的心思,同样苏北也知晓冷图的心思。所以说与不说,已经不重要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冷锋和冷幽若二人,苏北再次对冷图郑重施了一礼。然后便猛然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此时,冷锋和冷幽若已经来到了冷图的身边。在他们的心里,已经隐隐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冷锋还是对着冷图开口问道。

    “二叔,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冷锋来到冷图的对面,在他的身边,是他的妹妹冷幽若。此时二人全都看着苏北离去的方向,等待着冷图的回答。

    “锋儿,幽若,你们要记住。若是将来有一天你们拥有了足够的实力,一定不能忘了苏北对你们的帮助。”

    对于冷锋的问题,冷图却只是对着兄妹二人如此说道。但是此时的他,脸上挂满了郑重之色。因为郑重,此时的冷图看起来甚至有些严厉,再也没有了以往面对他们时的慈爱。

    听到冷图的话,冷锋和冷幽若也是同时点头。冷锋也紧接着冷图的话开口说道:“放心吧二叔,苏北对我们冷家的救命之恩,我们一定不会忘记的。”

    听着冷锋的话,一旁的冷幽若也是无比郑重地点头。虽然她心里恨不得能将苏北而踩在脚下好好收拾一顿,以报苏北坑她之仇。但是在心里,她也同样感激苏北。

    只是听了冷锋的话,冷图却是再次开口:“不是苏北对我们冷家的救命之恩,而是苏北对我们的九名之恩。记住,从今天开始,苏北和黄烨,都是比我们自家人还亲的亲人。”

    冷图对着冷锋如此纠正道,而听了冷图的话,无论是冷锋还是冷幽若,全都楞了一下。不过随即他们二人也是反应过来,同时对着冷图重重地点头。

    “还有,苏北对我们有救命之恩不假。更重要的,是他对你们有引导传授之恩。”冷图见冷锋和冷幽若点头,对着他们再次开口说道。

    “什么?”听到冷图的话,冷锋和冷幽若下意识地便惊呼出声来。说实话,对于冷图这样的话,他们两个全都有些不明所以起来。

    因为他们实在是有些不明白,苏北是告诉过他们一些从天不了解的东西。但是如果说这就能叫做传授之恩,是不是有些太过严重了。

    直到此刻,他们还是没有觉察到,苏北告诉他们的一些隐秘,究竟有着多么重要。然而他们不知道,冷图却是十分清楚。

    “哼!难道你们以为,苏北告诉你们的那些东西,是一般的人可以知道的吗?”冷图对着冷锋和冷幽若冷冷地开口。

    “别说是像我们这样最为弱小的势力,即便就是拥有王级修士的势力。恐怕很多苏北所讲的东西,他们也同样不知晓。”

    冷图一边说着,一边冷冷地看了冷锋和冷幽若一眼:“不知道有多少修士,都只能凭借着自己一点一点摸索着进步。可是那样一来,他们又能有多高的成就呢。”

    “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摸索之中,最为宝贵的时间,就是这样被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地浪费掉。”说着,冷图伸手点向自己的胸膛:“就比如我和你们的父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