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 -> 重生之奔腾年代 -> 重生之奔腾年代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19章【黑猫警长】

第19章【黑猫警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棉纺厂附近,健康诊所。

    墙壁上悬挂着“饭前便后要洗手,免把病菌带进口”,“以讲卫生为光荣,不讲卫生为耻辱”,以及“把医疗卫生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等,一系列过了时的红色标语。

    诊室内,生意冷清,零零散散几个病人,或在量体温,或在量血压,一个生了病的孩子吸溜着鼻涕,脏兮兮的手中不住地玩弄着妈妈新给他买的铁皮铅笔盒,铅笔盒上是黑猫警长的图案,黑猫警长拿着枪指着罪犯老鼠“一只耳”,模样可神气了。可以说这个时代的儿童动画片极其的匮乏,以至于像《黑猫警长》这样的动画片就成了无数孩子喜欢的节目,即使这部动画片某些部分充满和恐怖和暴力,依旧被孩子们捧为经典,津津乐道。

    这时---

    咣当一声!

    把所有人吓了一大跳,那正在测量血压的老奶奶,血压嗖地就蹿了上去,心跳加快,脸色苍白。

    其他人也都愤愤地看向那个弄出大动静的家伙。

    刁文斌一脚把搁在诊所床底下的痰盂踢翻,痰盂中的脏水和烟头泼了一地。帮他擦拭青肿的女护士吓了一大跳。猴子和老鹰两个手下更是浑身一哆嗦。

    “斌哥,不是我们不努力,那小子猴精猴精的,根本就没去学校;还有啊,我们也派人去他家门口盯梢了,到现在连个鬼影都没,反倒咱们的兄弟站在太阳下都快晒脱皮了。”猴子壮着胆,耐心解释道。

    老鹰也在一旁附和,“是啊,看起来那姓陈的小子很聪明,知道斌哥你会堵他,所以就没回家,也没去上学。”

    刁文斌鼻青脸肿,脑袋上还绑着绷带,模样和印度阿三差不多,听了两个跟班这么说,胸中的怒火就更烈了,“废话!这些你们不说老子也知道。我让你们去找他,不是堵他,是到处找,不是像死人一样站在那里晒太阳!晒蜕皮还特妈是轻的,信不信老子把你们打得脱皮!”

    “斌哥不要啊,我们这就去找,这就去!”猴子和老鹰连忙说道。

    “现在找还管个屁用,打扫惊蛇了知道不?不读书只能吃屎!”刁文斌怒气冲冲,眼珠子咕噜乱转,“既然那小子这么狡猾,敢跟我玩阴的,那么我就玩死他。”

    “怎么玩,斌哥,你教我们,我们笨。”猴子明白,不这样问的话,估计又要吃瘪。只有通过自己的笨,显示出斌哥的聪明和英明神武,才能让他消火消气。

    果然,刁文斌冷笑一下,收敛怒容道:“俗话说得好,跑得和尚跑不了庙,既然他惹事了,那就拿他家里人开刀。”

    “哦,斌哥我懂了,你是要动他老妈,咱们杀过去,把他家里给砸了,让他老妈赔钱,赔医药费!”老鹰见刚才猴子出了风头,就忙自作聪明道。

    “陪你妈呀!”刁文斌一巴掌打在他头上,“也不动动脑筋,砸人家的家,警察来了怎么办?还有那帮邻居,能见了不管?”

    “那我们该怎么做?”老鹰委屈地摸着头,自此跟了斌哥,这脑瓜没少挨巴掌。并且越打越傻。

    “我问你们,这是哪儿?”刁文斌提高嗓门。

    “棉纺厂。”

    “那当然就近作业,堵他姐啦!笨蛋!”刁文斌骂道,“弟债姐偿!弄不死这个小王八羔子,我就弄她姐!弄得她得得劲劲舒舒服服!”刁文斌啐口吐沫,恶狠狠道。

    ……

    南都市棉纺厂---

    厂子的扩音大喇叭传来当下港台天王刘德华最流行的金曲《来生缘》:“寻寻觅觅,在无声无息中消逝,总是找不到回忆,找不到曾被遗忘的真实;一生一世的过去,你一点一滴的遗弃,痛苦痛悲痛心痛恨痛失去你……”

    歌声悠扬,苍凉,讲述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哀婉动人的爱情故事。可以说这首歌一经发布,短短时间就风靡全国,更不用说南都的这座棉纺厂了,很多女工早已在心中把刘德华当成了自己心目中的梦中情人,如果你进了女工宿舍就会发现,在她们的墙壁上贴的到处都是华仔的各种海报。

    此刻,伴随着刘德华磁性厚重的男低音,在哀婉的歌声中,刚刚劳累一天,从各个棉纺车间下班的女工,纷纷怀着美好的心情,愉悦的步伐,面带笑容,或嬉戏或打闹,从厂子里面陆续走了出来。

    对于她们来说,她们的岁数大多都很年轻,有的甚至刚上完初中就进了厂子做女工,一个月拿可怜的四五十块钱薪水,不过她们却很满足,因为做工可以挣钱养家,可以买很多化妆品,可以涂抹漂亮的口红,穿时髦的衣服,当然,也可以名正言顺地谈恋爱,交男朋友。比如说现在,很多男孩子就都在大门外等候着自己的女友,等到以后,两人可以去吃一碗速捞的米线,爽口的凉皮,然后再去河边小坐一伙儿,去小树林钻上一阵子,亲亲摸摸,享受青春赋予的快乐。

    实际上,作为南都市有名的国企之一,棉纺厂可能是附近工人最多的大工厂。除了工人多之外,以前闲杂人也很多,不过大多数人都是来蹭澡的。

    话说厂里有澡堂,但不对外开放,只有工人拿了工作证才能进去享受洗澡这种高逼格生活。要知道,在九十年代初,可不是家家户户装了太阳能抑或热水器,想洗澡就要去公共澡堂掏钱去洗,一张澡票少则三毛,多则五毛,也算是个很大的消费。因此一些心眼活的人,就跑到这里来,借了亲戚邻居的工作证,然后钻进场子蹭澡。

    但这种蹭澡的活动在去年的时候被严厉禁止了,原因是厂子里发现有人偷窥女人洗澡,捉了几次后终于被逮到,竟然是外面跑进来蹭澡的。那家伙是个无业游民,跑进来趁人不注意就爬到了女澡堂子的屋顶上。大冬天的这哥们也够有毅力,都快冻成冰棍了,还凑在窟窿眼里看下面的女人。要不是一个胖妹妹眼尖,瞅见天花板窟窿眼里有一只眼珠子转来转去,吓得尖叫一声抽抽过去,人们还不知道被偷窥了。

    这次事件导致的最终后果就是,闲杂人等,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很顺利地进厂,但这里面绝对不包括刁文斌,谁让他老爸是厂里的人事处处长,掌管着人事调动的生杀大权,可以说巴结刁文斌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得罪他。

    不过刁文斌这次可没有带着两名手下猴子和老鹰耀武扬威地进厂,而是守候在厂子的外面的一间副食店,双眼死死地盯着从厂子里出来的人流,像捕捉猎物的豹子一样,等待时机。

    刁文斌不是傻子,能够经营这么大的游戏厅,玩弄这么多女人,没两把刷子是做不来的。

    他清楚地知道,陈红在棉纺厂就是一朵花,很多厂里的男人都对她有意思,想要采了这朵花,独占花魁。可惜,这个陈红眼界太高,谁也看不上,那些男的只能回家吃自己。

    他刁文斌也不是没试过,甚至使出了送花,送表,请客吃饭,看电影等各种方法,可惜这妞就一句话,不去!操行,反倒搞得他刁文斌很没面子。

    刁文斌当然也想过霸王硬上弓,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却考虑到这丫头在厂里的人气,万一真的折腾出了事儿,恐怕自己也跑不了,就算自己老爸再能耐,估计到时也罩不住自己。

    可以说,从小到大刁文斌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手的,只有这个陈红是个例外。

    但这次不同,终于被他逮到了机会。

    你老弟干了我,我就干死你!

    想到这里,刁文斌就觉得下面某个部位蠢蠢欲动,于是他从冰柜里抽出一瓶啤酒,用牙齿咬开瓶盖,咕嘟嘟大喝一口,泡沫从他嘴角流出来,配合他那闪烁不定的眼神,显得很是淫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